高考语文不考140不改名。

愿是个满腹华章,笔底生花的哑巴。
一身烂俗傲气和清高。
愿才华和戾气成正比。
南京大学或中国人大。
金陵。路遥遥啊。

问句。

不然我要靠什么活下去呢?
和别人一模一样谁也看不到吗?
我可以欣赏别人,但不代表我要为合群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你不喜欢我很多,看不惯。
因为刺眼因为你觉得我奇怪不一样。
但我不是为了你们而活啊。

只求才可立身笔可问星辰。

不求平淡度日余生安稳。
我不要活的庸庸碌碌无为而悔。

嗯啊哦。

小号就是写写东西只要我想谁也找不到我。
小号就是安安静静的。
小号就是我爱扯啥扯啥
当然主要还是学个习收个素材。

今天扯一件事。
我同桌问我,为什么我明信片上是两个男的抱在一起啊。
我就认认真真的给他解释了什么是
bl。
啊,刺激。天天科普脆皮鸭文学。
我还坐在监控底下。

归秽。

只是一个灵感。随便写写。首句原是纳兰词。 @思维容器

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云中家的月,圆不圆秽倒没怎么在意过。

只是秽自记事起,厌说月圆人必归的谎话,
再没骗到过他。

千年前有个人写得好啊。
梦里云归何处寻。
藏书阁里旧了泛黄的残卷,字字句句点着后人的心。
他叫云中归。
秽五岁时候握笔,第一个写出的歪歪扭扭稚嫩坚定的词。

后来秽扛起云中家,只有他自己。

他接着用归没带走的本子。

无尽长夜里光深深影曳曳。
秽一字一句也是千年前那人如出一辙的认真:
我求仁得仁。
此生未半已念终年。
只问心上人。
此生独独与他至情深。

卿弦/
1014。
emmm…一点点吧。
最后一段我在日记里写的。

久别重逢。

秽原名是澈。
归取的。
“愿他一辈子干干净净的就好。”
这理由是敷衍厌的。
但那眼底藏不住的温柔,却不掺一分虚假。
怎么会不喜欢呢。
这孩子子出生便是他心上宠了。

我的小澈。
归总在心里唤。
清流,
粼粼有声。光净水清。
是希望他彻彻底底,一如初。

可惜归离开了。
在秽还没学会念出他名字的时候。
不是放弃。
但也是逃避。
那是很好的晴朗天气。
他便离开,再没有回来。

秽最早学会的词不是“姐姐”,
哪怕厌疼他入骨。
小孩子“哥哥”“哥哥”的唤,
得到了厌的眼泪,却没有本来最期待这一声的人的回应。
后来秽长大了。
他知道姐姐对他很好。
可他也知道,没有一个人比那个长发黑眼睛的男人对他更好。
“因为他爱我。”
秽这么想。满心欢喜。

—未完—
但是还是没有写为什么改名。
@思维容器 你觉得?

正常饮食之后,不会天天胃痛,最近非常欣慰。
政治依旧是,哲学不喜欢。
数学真的难。但无论如何不能放弃。
总会好的。
体重增加了,很气。
放假减肥。
没什么了。
今天没有历史课,不太高兴。
也没有地理,依旧不高兴。
语文抓紧。
成绩不稳定不行。
还有,瓶颈期。

声响。

早上背了一单元古文。
但不熟。还不行。
下午最后一节课很开心。是历史。
历史太棒了。
启蒙运动么。
其实我更喜欢文艺复兴。
晚自习6点到8点抄了半本历史书笔记,美滋滋。
虽然最后手疼到握不住笔,但是依旧开心。
雨果说,伏尔泰不是一个人,是一个时代。
emmmm。
麦克白有看过的吗
敲门声那段,聊聊?
啊还有……迷茫人生,数列真特么难,怎么整…
数列啊……好烦……
昨天我喜欢的人和我讨论了一个问题。
但是无解。
依旧纠结。
10.09
卿弦/

秋深。

内心很舒服。
放学,酣畅的淋一场大雨。
深秋,晚寂,夜雨。
不知可给田地增了些许生的气息。
但我却平静多了。
汽车远光灯打亮的范围,坠着透明珠玉的滴型雨线折射着浮光起落跳跃,汇集成无声的城市河流。
这雨不小。
密密麻麻的在亮的地方。
路上难得人不多,独自在路中央肆意疾驰。
曾经听过一个问题,在雨中是走路淋得少,还是跑起来呢?
至今不知晓。
我选择奔跑。在雨中,向前路,绝不停下。
仔裤湿成深蓝色,头发也脏。
可惜的是没有一场干净的大雨。
华北平原的雨太浑浊,雨水中满是难掩的尘土腥气和陈旧的霉味。
怕是李白都不能在这样的雨里作诗吧。
别迷茫。
且走着瞧。
10.08。
余舟戒白

今天。

今天下午很开心。
两节历史两节地理的连排。
特别好。
你傍水而我依山,
从来嫌这浮生短。

scorates。
我只知道一件事:我什么也不知道。

余生尽欢。
阿蛮阿蛮。
我知你姓韩。

石榴剥开放久了,有酒味。
红的怜人。
1006
余舟戒白/

十月。

假期红色的幕布降下。

新的开始了。

喜欢是件很艰难很艰难的事,而我一直一直在做。
磕磕绊绊的跑,摔得也疼,途中只好孤单的自语。

哪怕追寻的只是千百年来留下早已碎的面目全非的,光。

那依旧是光啊。

曾照万里长空,曾有万人仰望。

会的。会有的。
那束光,是属于我的。

加油吧。
去你想要的远方。

1004/
余舟戒白

离开。

猜猜谁会离开你?
离你而去,悄无声息。

眼神干净的爱人,有了新的一身戾气独独视她若珍宝的爱人。
她笑笑看你说
他特别好,我们特别好。

阳光正好的街角那个有长长黑头发的女孩儿
她永远在你前面,你不能到达的地方
有天你忘了抬头看
忽然想起
空旷的路,始终也只有自己而已

是独行。
你停着。
转回去,水月镜花也好。

困于回忆,只可惜没人陪我演戏。